首页政治要有多狠,才会从蝼蚁嘴里抢食?

要有多狠,才会从蝼蚁嘴里抢食?

铺掌柜 05-19 23:27 77次浏览 0条评论

看到一条新闻,一条很小很小的新闻:

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加[文]格达奇区城市建设综[章]合服务中心党委副书[来]记、主任董庆荃,在[自]2018年至202[刀]1年任加格达奇区市[笔]容环境卫生服务中心[吏]主任期间,使用环卫[小]工人冬季作业补助资[白]金,为市容环境卫生[文]服务中心事业编人员[章]违规发放冬季作业补[来]贴14.085万元[自]

2024年2月,董[刀]庆荃受到党内严重警[笔]告处分。

image

这则新闻涉及的金额[吏]很小,只有14万元[小]多一点,很不起眼,[白]对于每天都有很多宏[文]大事件发生的当下,[章]也许人们对这样的小[来]事,连瞥一眼的心情[自]都没有。但我在看到[刀]这则新闻时,还是觉[笔]得心被扎了一下,莫[吏]名的疼痛。

我不知道加格达奇区[小]的一线环卫工人中,[白]有没有事业编人员。[文]但事实上,一些地方[章]的环卫部门,坐办公[来]室里吹空调的,大都[自]是有编制的;而在大[刀]街上打扫卫生的,往[笔]往是招聘来的临时清[吏]洁工。这些清洁工人[小],有些又是城市底层[白]的老人、进城打工的[文]农妇……他们往往干[章]着最脏最累的活,拿[来]着最低的报酬……可[自]就是这样,在加格达[刀]奇区,本该属于环卫[笔]工人的冬季作业补助[吏]资金,被违规使用,[小]发放给有编制的人员[白]……

一个环卫工人每年的[文]冬季作业补助金有多[章]少呢?我在网上搜了[来]一下,没有找到大兴[自]安岭的,但找到一份[刀]大庆的环卫工人冬季[笔]作业补贴:在每年1[吏]1月15日至次年3[小]月15日期间,按照[白]每人每天15元的标[文]准给予一线环卫工人[章]发放冬季作业补助。[来]

image

每天15元,从每年[自]的11月15日到次[刀]年3月15日,共发[笔]放4个月,也就是说[吏],在大庆,每个一线[小]环卫工人每年能领到[白]的冬季作业补贴大约[文]是1800元的样子[章]

我猜测大兴安岭大概[来]也会是这个标准。

1800元钱,多吗[自]

对于那些有编制的工[刀]作人员来说,这点钱[笔]也许无足轻重;但对[吏]于那些没有编制的一[小]线环卫工人来说,这[白]是一笔收入,至少能[文]改善一下拮据的生活[章]

加格达奇区有多冷呢[来],这是我在网上查到[自]的一篇报道:加格达[刀]奇离北半球冷极牙库[笔]茨克大概只有150[吏]0公里,年平均气温[小]为零下1.2℃,冬[白]季漫长,最低时可达[文]零下45℃!极端低[章]温达到零下50℃甚[来]至零下60℃。低于[自]零下40℃

image

image

很难想象,在这样冷[刀]的环境下工作有多艰[笔]辛。也正是考虑到气[吏]候寒冷,国家才会给[小]环卫工人发放冬季作[白]业补助。

可是,在加格达奇区[文],本该属于环卫工人[章]的冬季作业补助资金[来],被违规使用,发放[自]给有编制的人员。

如此吸血,良心何在[刀]

写到这里,我想起去[笔]年年底时的另一则新[吏]闻:湖南省涟源市对[小]公职人员违规占用公[白]租房进行集中整顿。[文]

image

根据媒体的报道,当[章]地4个公租房小区,[来]共排查出入住的公职[自]人员766户,其中[刀]正科级以上干部28[笔]户。

涟源是一个县级市,[吏]正科级在当地是一个[小]不小的官。

作为保障性住房的公[白]租房,本来是提供给[文]那些住房困难的家庭[章]入住的,结果可倒好[来],被大量公职人员违[自]规占用。

分别发生在黑龙江省[刀]加格达奇区和湖南省[笔]涟源市的这两则新闻[吏],性质其实都是一样[小]的:一些贪婪的公职[白]人员抢走了本该属于[文]底层的福利。

而根据人民日报的另[章]一则报道,早在20[来]18年,时任加格达[自]奇区市容环境卫生管[刀]理处主任的董庆荃,[笔]就曾经因给时任区委[吏]书记刘绍纯送钱,受[小]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[白]

image

也就是说,这位董庆[文]荃,从2018年到[章]2024年,先后两[来]次违规违纪,第一次[自]还上了人民日报,中[刀]央纪委公布曝光,但[笔]都只受到党内警告处[吏]分,并没有影响他的[小]职务?董庆荃继续当[白]他的主任,从市容环[文]境卫生管理处主任,[章]到城市建设综合服务[来]中心主任?

这其中,是不是有什[自]么猫腻?

也许有人会说,涉及[刀]金额才14万多元的[笔]一条新闻,多大点事[吏]啊,值得絮絮叨叨的[小]说这么多?你烦不烦[白]啊?

这话看上去似乎很有[文]道理,但我觉得,一[章]件事情的恶劣程度,[来]并不完全与所涉金额[自]成正比。

一个亿万富翁的一辆[刀]豪车丢了,富翁会不[笔]开心,但也许只是不[吏]开心而已。但一个穷[小]人口袋里最后的一千[白]元钱被偷了,却有可[文]能让这个穷人陷入绝[章]望,甚至走上绝路。[来]

抢走本该属于底层的[自]福利,是一种大恶。[刀]但是,底层的人,往[笔]往不愿意或不善于发[吏]声,使得这样的恶不[小]被人知晓,也没有多[白]少人去关注。

但我觉得,人们不应[文]该对此视而不见。

写到最后,我想讲一[章]则以前在网上看到的[来]故事:一富翁,突然[自]霉运不断,干啥啥不[刀]顺,喝凉水都塞牙的[笔]那种倒霉。

富翁去向一位大师请[吏]教。大师问其父母是[小]否经常在小区捡废品[白]卖?

富翁答:是的。

大师开示:你父母若[文]继续贪心,你的运气[章]会一直不好。

富翁不解:老人节俭[来]不好吗?

大师说:这不是节俭[自],你们已经很有钱了[刀],还去抢穷人的饭碗[笔],即为贪。应该主动[吏]给穷人让路……

富人大悟。

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是[小]否真实,但它讲述了[白]一个朴素的道理:人[文]不能太贪心,从本来[章]已经生活得很艰辛的[来]蝼蚁嘴里抢食,是造[自]孽,会得报应的。


大学合租的那些事 中国“最网盘的导演”,唤醒恍如隔世的疫情记忆
相关内容
发表评论

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